如何做到不被时代抛弃?

2019-10-04 15:32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石一 的公众号(ID:dugshiyi),作者:石一,科技创业公司DotC United Group的创始人 & CEO

前瞻网已获授权转载

如果被时代抛弃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鲁迅先生是这样描述的:“这种痛苦在于再也不能向前一步,只能看着肉体衰老,精神涣散,不改变即是迷茫彷徨,改变可能意味着死亡。”

记得去年,朋友圈很多人转发“华为35岁以上员工强制劝退”的新闻,虽然不知这个消息的真假,但可想而知,身处科技行业很多时候到了一定年龄,就是 Up or Out 的抉择,要么上去、要么出局。

2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今年上半年,我也曾一度因为年龄感到非常焦虑,焦虑的起因是看到“多闪”发布会的产品负责人竟然是93年的,而且整个团队听说都是90后。与之相比,我们公司的平均年龄已经到了29+。

我是09年开始创业的,首次创业运气就比较好,吃到了移动互联网第一波红利,公司很快的实现了盈利并保持了高速增长,只经历了一轮融资就在14年底被上市公司收购。

记得在那个时代都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年龄,因为一暴露年龄就可能影响到客户和合作伙伴对于公司的判断,主观的会被认为不靠谱。回想起来,当年行业内很多友商CEO都是销售基因比较重,当11年12年移动互联网来临时,还在顾守着PC业务而忽视了移动大趋势,等真的反应过来再追赶为时已晚。

15年开始创立 DotC United Group,当时想法很简单,首次创业的业务不控供给端(流量)也不控需求端(预算),这次创业必须得控制一端。后来开始立项探索怎么做流量入口,做了很多项目,大都是偏工具型产品。

16年底到17年初,产品矩阵DAU堆到了8位数,同时开始看到行业的天花板和海外两座难以逾越的大山(G公司和F公司)。虽然看到了一些趋势,但仍然不以为然。18年在工具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而没有及时开拓新品类。19年反应过来时,工具行业大都已是一地鸡毛,目前还在奋力直追开拓其他品类。

最近,我也在反思为什么会错失窗口期以及如何才能做到不被时代淘汰,领悟出了几个道理,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下。

过于路径依赖

年龄和顾虑有着线性关系。大多情况下,年龄越大,经验越多,顾虑也会越多。因为过分信任过往的经验往往会形成路径依赖,而一旦形成了路径依赖只会在原有路径上自我强化而很难在新的领域有根本性突破。

这个现象在工作中时常发现,当一位新同事提出一些新想法时,有经验的同事往往会说之前类似的方式已经尝试过了,效果不行,所以这个不用试也知道不行。不可否认,这种基于过往经验路径依赖的对比思维方式很多情况下很有效,但如果没有思考清楚为什么不行而只是基于对比经验去否决,往往也会错失一些机会。

批判性思维

最近,公司有一位产品经理找我批复购买一套客服系统,我问他有没有比较过其他系统以及为什么购买这套系统。他的回复是没怎么比较,主要这套系统自带FAQ就用了。

出于本能,我没有及时给予批复,而是去体验了一下当前市场其他移动产品的CRM客服流程,发现很多产品早已是基于AI-Based Chatbots聊天机器人来进行CRM客服了。我便把他痛批了一顿,作为产品经理如果没有批判性思维,不做好预研工作注定是要被时代给抛弃的。

批判性思维是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提出的,其思维框架是通过不断的提问来进行自我纠正,自我反思和自我求真。通过不断的提问和否定来思考问题的本质,从而把产品做的更好。硅谷大神马斯克推崇的“第一性原理”,回溯事物的本质,重新思考怎么做,其实是类似的概念。 思考战略上的对和错

中国企业家里我比较欣赏段永平,他在一次采访中说:“坚持做对的事情,并努力把事情做对”。大奸似忠,大伪似真,很多时候很难及时的判断当下某个决策的对与错。但如果我们把视角拉长,高度抬高到未来1-3年的大方向大趋势呢?往往这样就容易看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更容易做到“做对的事情”。

指数式思考

雷军曾经说过“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很多人把这句话总结为创业应该顺势而为,我认为这样的理解太肤浅。纵观当前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过600亿美元市值的恐怕也只有阿里和腾讯(截止发稿百度,美团,小米,京东均低于600亿),而美国公司却是多很多。

为了了解为什么美国公司没有那么勤奋却做的更好,我去年去参加了“奇点大学”(Singulariy University),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概念是“指数式思维”。

112

这个概念是由前Intel CEO和OKR之父——安德鲁·格鲁夫提出的,在他硅谷管理学经典《High Output Management》一书中提到“管理杠杆”(managerial leverage)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无论进行什么样的管理活动,都应该时刻思考如何让团队有着10倍以上的产出和赋能,如果只是传统递增式思维提升10%就没意义了。

我们是时代的产物,也终将被时代所抛弃

不管是个人,产品还是组织都有它的生命周期,在美国过去20年成立的公司中真正存活下来的不到20%。可想而知,时间是好公司最好的朋友,是坏公司最大的敌人。马云对于阿里巴巴的定位是要做成一家102年的企业,为什么是102年?因为102年正好跨越了三个世纪,可见其目标远大。

做一家“长公司”也是我近一年来的反思和管理目标,要做的“长”先要做到不被时代给抛弃,需要战略和组织的联合发力,也需要核心团队真正做到坚忍耐烦,劳怨不避,穿越一切苦厄并且使命必达!